首頁 > 業界 > 正文

蘇寧體育完成超20%裁員,并重啟與阿里整合談判

時間:2019-09-30 09:57:41 來源:新浪科技 評論:0 點擊:0
  面對沉重的版權成本壓力,蘇寧迫不得已開啟了人員優化。

  沸沸揚揚傳了三個多月的蘇寧體育要大幅裁員消息,在國慶節前成為了現實。

  自9月起,懶熊體育持續不停地接到蘇寧體育員工反映,公司又啟動了新一輪的裁員,據他們聲稱,蘇寧此番裁員的動靜不小,已經有接近20%的員工在9月月底辦理了離職。蘇寧體育原本550人左右的團隊,被精簡到不足400人。除在試用期內的員工外,被裁撤的員工均得到了N+1的補償。

  與此同時,這波裁員恐怕還將繼續。另有消息人士告訴懶熊體育稱,蘇寧目前已經開始啟動優化中層員工,最終的目標是裁到200人。所對應的,公司架構也會得到調整。

  這是自今年以來,蘇寧體育在內部開展的第三次裁員,也是幅度最大的一次。在此之前,蘇寧體育已經在今年6月和8月的時候分別開展過一次小幅度的裁員。6月被裁的員工大多是由于違反了公司的規章制度,如上班未打卡等,也未得到離職補償,8月被裁的員工則得到了相應補償。

  此外,一名接近蘇寧高層的人士也向懶熊體育透露,蘇寧和阿里可能重啟了有關成立合資公司的談判。但據他的估計,蘇寧的估值起碼要會比上一輪談判時減少30%。

  就裁員一事,懶熊體育找到了蘇寧體育官方謀求回應。但截止發稿時,并沒有得到蘇寧官方的相應回復。

  蘇寧體育的此番裁員,很容易讓人想到樂視體育。2016年,陷入資金鏈危機的樂視體育也展開了一場幅度為20%的裁員,渴望以此斷腕自救,這也是被外界認為樂視體育走向沒落的一個重要節點。而蘇寧體育與之不同,他們還未到如彼時樂視體育那般無路可退的地步。此番裁員,更像是他們為了減緩經營成本壓力而做的架構調整。

  其實早在5月份,裁員的消息就在PP體育內部傳開。彼時一份微信聊天截圖顯示,蘇寧體育高層正籌劃將團隊裁減至200人。不過,這份截圖的真實性始終未被確認。相關知情人士在當時告訴懶熊體育,高層的確已經有了精簡團隊的想法。

  蘇寧體育的內部架構龐大,其體育傳媒事業部(PP體育)人員最多。PP體育旗下共有八個部門,分別為媒體運營中心、彩票經營中心、優酷運營中心、廣告中心、品牌中心、咪咕運營中心、平臺運營中心和用戶運營中心。其中,媒體運營中心的人數規模最為龐大,包含了直播系統中心、國際足球運營中心、直播管理中心等12個部門。

  多位蘇寧體育員工告訴懶熊體育,9月中旬,多名來自蘇寧南京總部的HR,帶著份總部確認的優化名單分別來到了蘇寧體育的北京和上海分部,開始陸續向被裁撤的員工開展談話,告知其被裁撤的消息。

  根據一名被裁撤員工向懶熊體育提供的談話錄音顯示,該HR明確表示,公司在9-10月會進行架構調整,對應業務也會有相應變化,所以人員需要精簡。今年夏天校招入職的30名員工中,將有10名員工被裁撤,且因尚在試用期內而得不到任何賠償。

  根據這份錄音,HR對于裁撤該員工的理由是“業務能力不過關且工作態度不佳”、“加班時間不夠長”,同時也聲稱此舉得到了該員工直屬主管的批準和授意。但在該員工后期與直屬主管的溝通中,該主管表示自己從未有過類似表態,也對該員工將被裁撤一事毫不知情。

  這也讓部分被裁撤的員工不滿。他們認為,無論在業績考核上還是工作態度上,他們并沒有明顯的過失之處,HR給出的裁撤理由并不能讓他們信服。HR也沒有明確的定量數據來證明,他們業務能力不達標。

  另有蘇寧體育員工反映,他們的直屬主管事先得到了這份優化名單,并與上層領導展開過一番“討價還價”,最終保住了部分員工的飯碗。但盡管如此,總體的裁員幅度依舊很大,整個蘇寧體育被精簡到了400人左右的團隊。

  作為這兩年手握最多體育版權資源的體育視頻直播平臺,蘇寧體育如今背負著巨大的版權成本。據不完全統計,蘇寧體育一年要在采購版權上花上至少34.4億人民幣。今年8月,蘇寧體育常務副總裁王冬在媒體溝通會上承認,版權成本讓他們承擔了不小的壓力,認為就目前版權的投資回報率來看,良性的版權成本至少要比現在降50%左右。

  在這個基礎之上,蘇寧體育超過550余人的團隊,無疑又增加了巨大的人力成本。對比一下,并入愛奇藝的新英體育與阿里嫡系優酷體育均只有100多人的團隊。更何況,從投入產出比的角度上來說,龐大的人員架構并沒有在版權變現和分擔版權壓力上起到明顯效果。

  更何況,還有蘇寧體育與阿里之間分分合合多次的合作談判。

  上述接近蘇寧高層的人士告訴懶熊體育,之前阿里與蘇寧之間的談判基本已經談妥了99.9%,現阿里體育CEO、優酷體育與少兒事業部總經理戴瑋出任公司的新任CEO。

  轉變在于阿里沒能獲得NBA下一周期的版權。原本阿里方面對此志在必得,并渴望再通過與蘇寧的合作一舉拿下市面上所有主流體育賽事,以稱霸這個市場。但在失去NBA版權后,阿里方面對于版權市場的整體策略也發生了變化,變得更為謹慎了,因此也暫停了與蘇寧之間的談判,優酷體育也下線了體育付費會員。

  但如今,雙方又一次重啟了合作談判。具體的重啟原因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雙方都有重啟談判的理由。長期燒錢的體育版權市場,讓蘇寧壓力與日俱增,迫切需要實力雄厚的伙伴來一起分擔。而在年初調整了高管架構的阿里,也需要一些核心賽事的版權,獲取高流量入口,來激活他們在體育產業上的其他布局。

  在這些背景下,蘇寧的裁員之舉也就不難理解了。一方面,他們的確有優化人員結構、減少成本支出的實際需求;另一方面,這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看作蘇寧向阿里的一次表態——畢竟龐大的人員架構,也是阿里方面會產生顧慮的因素之一。

  同時,根據知情人士向懶熊體育反映,優酷方面也在近期開展了一輪幅度大概在10%左右的裁員,似乎也是為了與蘇寧體育的資產整合做準備。

  退一步說,不管這次整合能否成功,裁掉這些人員,總是實打實的在減低成本。

  但無論蘇寧與阿里的二度談判結果如何,業內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找到運營版權這門生意的正確姿勢。從樂視到蘇寧,高昂的版權采購成本始終讓經營者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單薄的商業模式也讓他們難以為繼。如果這個問題找不到解決方案的話,那么即使阿里從蘇寧手中接過版權,類似的故事恐怕還要上演。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经典千炮捕鱼达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