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通信 > 正文

運營商5G時代的賺錢焦慮:流量難帶營收大幅增長

時間:2019-09-27 08:04:03 來源:第一財經 評論:0 點擊:0
 【截至2018年底,中國移動所有的參股企業投資的收益為該公司貢獻的報表合并利潤達到120億,占中國移動總利潤的11.6%。】

  流量無法再帶來營收的大幅增長,在面臨行業同質化競爭、傳統業務價值快速下降的情況下,電信運營商都在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股權投資也是一條新路徑。

  另一方面,5G新業務將面向更多垂直領域,運營商也試圖與更多行業結合,打造新生態。電信運營商的角色從基礎設施服務提供商,在向應用場景的服務轉變。

  聯通資本董事總經理許柏明在GSMA(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5G創新與投資平臺發布會上表示:“我們也意識到5G創新生態發展不是由一方就能夠促成的,合作以及業務的規范是三家運營商都會遇到的課題,期盼三家運營商能夠通過股權投資的基金來推動和突破新的合作模式,讓大家共同來受益,共同促進5G創新的生態發展。”

  近日,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GSMA)宣布成立全球首個GSMA 5G創新與投資平臺。該平臺由GSMA牽頭發起并與中移資本、電信投資、聯通資本、中移國投、寬帶資本、晨山資本、華為、中興、東證資本、CSDN、深創谷和德勤中國十二家聯合創始成員單位共同組織成立。

  三大運營商各自也在分別組建5G產業基金。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在今年6月上海舉行的2019MWC上宣布,中國移動5G聯創產業基金的總規模300億元,首期70億~100億元已經募集到位,通過基金扶植和創新孵化,促進5G產業成熟發展。

  中國聯通9月初在2019世界物聯網博覽會上宣布,將設立一只由聯通主導、首期規模100億的5G創新母基金用于5G應用投資,母基金體系下會有多個專項子基金,以基金的體系來支撐創新的業務協同。

  據記者了解,中國電信也在籌備類似的5G產業基金,目標也是100億。

  中移資本總經理范冰表示:“由于傳統的電信發展趨勢放緩,電信運營商都在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開展面向互聯網化、媒體化、數字化的戰略轉型。股權投資已經成為傳統運營商快速獲取新技術能力、彌補業務短板、擴展新領域、打造產業生態布局的重要發展路徑。”

  他表示,截至2018年底,中國移動所有的參股企業投資的收益為該公司貢獻的報表合并利潤達到120億,占中國移動總利潤的11.6%,“現在投資已經成為中國移動新的增長方向。”

  GSMA創新顧問、前中國移動副總裁沙躍家對第一財經等記者表示,2019年中國正式開啟5G的商用進程,如何落地并賦能垂直領域將是中國移動通信產業面臨的重大課題,“除了移動運營商的力量,更需要資本、創新、國際化平臺的集體智慧。”

  此次GSMA成立的5G投資平臺將圍繞AI、物聯網、邊緣計算、云計算、大數據、網絡技術、安全、終端與應用等領域挖掘優質創新企業,對接創投資本,推動5G應用的商業化落地。

  這一投資平臺與運營商各自的平臺有何不同之處?沙躍家告訴記者,運營商的投資平臺更多從各個公司自身的角度出發,GSMA的5G投資平臺更像一個聯盟,希望能考慮到運營商、資本、創業企業和政府這四大利益相關方每方面的訴求,“5G如果要找到一個好的商業模式,一定要充分考慮各個利益方,解決他們焦慮的問題。”

  以運營商為例,他指出,2G、3G、4G時代,運營商做投資做建設時不會猶豫,投資人、股東都特別自信,“但是5G不一樣,5G很風光很好,但是具體要怎么賺錢怎么做仍然有一個很大的問號。”

  5G最大的變革性在于突破傳統個人消費市場,進入到產業,但是如何與各個行業融合并不容易。

  “行業解決方案是可以賺錢的,但是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特點,按照傳統的方法做事肯定不行。新的商業模式僅僅靠運營商構建不出來,多年來運營商在垂直產業很努力,也非常困難。運營商面臨一個觀念的改變,需要社會資本的注入和支持,如果社會資本投到這個行業中,嗅到商機,行業就有了機會。因此,運營商需要保持開放的心態,擁抱這種變化。”沙躍家告訴記者。

  運營商有網絡和資源,資本還在等待機會,而創業企業又急需資本。沙躍家指出,“創業企業很焦慮,人家拿著全部家當,房子都賣了,創新企業有技術,可是非常弱勢,即使有好的解決方案也不知道能不能見到管事的人,這都是問題。”

  據GSMA介紹,5G 創新與投資平臺啟動后將推動5G創新案例在MWC展會以及國內外峰會中亮相和傳播;陸續建立起專家庫與企業資源庫,實現初創企業導師與國內外資本的對接;開展5G方面的教育與培訓,拓展企業、院校、政府等資源的合作,從而為5G技術領域的產學研結合提供良好環境,加速5G應用的開發,促進市場化進程。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经典千炮捕鱼达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