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通信 > 正文

手機廠商預決戰5G時代:左手進軍芯片,右手精耕渠道

時間:2019-09-26 08:21:0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評論:0 點擊:0
  目前,手機廠商不會一味追求5G手機有多大規模的量,不過手機廠商也需要用終端驅動5G生態的培育和發展。

  雖然已經進入5G商用元年,但消費者大規模換機的時間節點似乎還未到來。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統計,今年前八個月的國內手機市場出貨量,平均每個月的表現仍然不如去年同期,而去年已是近來年手機市場出貨的低點。

  并行發生的是,四大國產頭部品牌在快速占據更大市場份額,華為是其中最兇猛者。調研機構Canalys統計顯示,今年第二季度,華為在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實現了智能機廠商過去八年以來的最高市場份額,達38%,同比增長31%。但同期,諸多頭部廠商都處在下滑態勢中。

  這是一個微妙的時間節點。5G從基礎設施到手機軟硬件尚沒有完全成熟,但目前已有十余款5G手機上市,其中不乏突破預期的3600+元價格段。面對4G向5G轉換的這個階段,廠商們對于進軍市場的步伐開始有了不同的考慮。

  與此同時,由于愈發考驗對于產品技術的競爭力,將研發角色往上游部署也變得關乎利潤乃至生死。今年以來OPPO、vivo開始著力挖掘芯片領域人才。

  日前,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等媒體采訪時就分析道,目前處在手機行業的歷史相對低點,換機周期從14-16個月延長到最長達26個月以上,無疑意味著大盤的迅速萎縮。

  不過手機產業的興奮點就在于,每一代通信技術的更迭,就意味著基于此前技術儲備的一次再度爆發。vivo方面認為,5G手機的換機節點大約會在2020年第三季度出現,在此之前,對前沿技術的定義、產品矩陣和渠道價值的回歸也變得重要。

  5G元年的策略選擇

  9月24日,小米正式發布旗下5G商用手機,再度將價格打到了同業最低。小米9 Pro 5G版價格在3699-4299元區間內,此前的價格最低者是vivo在年初成立的子品牌iQOO,其5G旗艦價格區間在3798-4098元內。

  自此,四大國產頭部廠商中,僅OPPO還尚未正式在中國市場發布5G商用手機。不過OPPO卻是首批在歐洲市場推出5G商用手機的品牌,在近日接受媒體采訪時,公司副總裁吳強也表示,OPPO明年3000元以上手機都是5G產品。

  綜合來看,頭部廠商正分別以各自的優勢和思考,開啟5G商用元年的落子布局。中興最先在國內推出5G商用手機;華為則是基于自研的基帶芯片,強調是首款能支持NSA和SA雙模的5G手機;vivo強調推出的先機并盡早構建5G生態;小米仍然主打性價比。

  OPPO副總裁沈義人此前則回應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仍未在國內推廣商用5G手機,是考慮到現在基礎設施尚不完備前提下會影響到消費者體驗。其競爭的核心在于手機廠商掌握了多少5G核心專利技術,而非率先商用抑或價格多低。“未來4G和5G‘雙G并行’會是一段時期的常態。”

  但也不能忽視消費者已經被調動起來的興趣。“實際上5G演進速度遠遠快于預期。我們作為消費電子廠家,首先要關注顧客的需求,還有是否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如果兩者都可以實現,我們就會按照5G市場的客觀規律去推進。”胡柏山如此說道。

  這也與vivo對歷史上通信技術更迭的觀察有關。他回憶道,在2G向3G轉換過程中,vivo曾“吃過虧”,發現消費者的訴求在真正大規模推廣之前已經出現。因此在3G向4G轉換過程中,vivo得以把握住了其中節奏。

  胡柏山指出,目前這個階段,vivo不會一開始追求5G手機有多大規模的量,不過手機廠商也需要用終端驅動5G生態的培育和發展。

  真正的轉折與兩方面有關:價格降至1500元左右價位,以及網絡部署成熟。在2G向3G演進過程中,就是在2011年3G手機達到千元價格段,才推動了3G的批量轉化。從3G向4G迭代也是基于類似的歷史表現。

  “目前vivo發布了兩款5G手機,價位還是比較高的。我們預想在明年第三季度,5G手機價格有機會到2000元檔位,對于普通消費者我覺得就可以接受了。”胡柏山分析道,一旦彼時市面上大約七八成出貨都是5G手機,也就意味著5G換機潮達到了真正的拐點。

  向產業鏈上游走

  有華為芯片設計能力造就的巨大競爭優勢珠玉在前,其他頭部手機廠商對芯片能力的構建意愿其實早已有之。但這是一個“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產業,背后需要積攢的人力、財力甚至失敗教訓都是由巨大成本累積而成的堡壘。

  日前,市場有消息稱OPPO和vivo相繼透露出對芯片人才的招募訴求。為此,胡柏山強調,芯片是一個龐大且分工明確的產業,vivo并非布局芯片產業,而是基于對技術方向的掌握,將技術布局前置到芯片定義階段。

  在過去,手機廠商對于前沿技術的挖掘往往放在半年到一年的周期之內進行研判,但隨著半導體工藝的進一步精進,由此帶來成本的巨大提升,vivo需要站在2-3年甚至更遠的視角內,觀察行業需求所在。

  比如目前跟合作伙伴聊的,將是2021年開始投入使用的系列該定義成怎樣的產品。而要保證投入的準確性,就意味著要向產業鏈上游走。

  “現在如果要做到這個程度,勢必要有很多跟芯片強相關的人才。我們初步的計劃,至少要有300至500人的團隊承接這個事情。”胡柏山表示,假如開發一個芯片計算平臺需要3000-5000人的設計團隊,vivo在目前定義的領域,需要的人才大約比重為1:10。他們要做的是進行前置芯片定義,確認怎樣才是能滿足未來3-4年消費者需求的芯片。

  他以AI芯片舉例道,建立的芯片團隊需要識別,3-4年后的人工智能技術需要怎樣的算力進行匹配,若算力太快就會造成資源浪費,但如果算力不夠就會帶來問題。這就是“芯片定義”的意義。

  未來可能還不止于此,vivo與芯片廠商的合作甚至可以走到IP設計廠商合作領域。胡柏山表示,“蘋果也是站在IP的基礎上,自己做芯片設計;vivo則是在IP基礎上,跟合作伙伴一起做芯片設計。在技術方面,我們要確保足夠朝前看,應該能看到未來的4-6年應該往什么方向走。我想這沒有捷徑。”

  渠道精細化

  手機行業的需求萎縮,對于廠商來說,除了自身產品和技術能力加速迭代之外,同樣重要的是渠道建設和運營能力。

  大概在2017年底,OPPO正式開啟了對線下門店的大規模調整,以在北京成立首個超級旗艦店為標志,vivo也有類似動作。近期華為也開始加大在線下市場的布局,頗有“你追我趕”的意味。

  近日OPPO副總裁吳強向媒體表示,OPPO這兩年間主動關停了很多偏遠的小型門店,并在加速進駐購物中心。“我們在今年底之前會完成超級旗艦店的布局;此外還有進駐購物中心的計劃,今年底會超過600家,明年底將進駐1400家購物中心。”

  胡柏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在2015-2017年間的線下渠道存在一些不合理性。“因為運營商的補貼力度比較大,零售終端擴張得比較快,其實相對來說不是特別健康。但當時手機行業處于歷史高點,所以整個線下渠道生存都沒有出現太大問題。”他指出,最近1-2年行業整體下行,運營商補貼減少,導致零售商出現優勝劣汰現象。這意味著整個手機零售業必然會經歷一次較大的洗牌。

  從行業發展來說,這屬正常現象,也在回歸給消費者一個合理的購物環境。他進一步指出,購物中心業態的興起,意味著對傳統線下布局帶來調整,vivo也在適應新的業態加速布局。

  實際上根據vivo旗下不同系列產品的定位,渠道在進一步精細化。胡柏山指出,近日發布的NEX 3就承接了渠道變革的使命。

  “過去整個渠道實行區域制。也即大到地市單位,小到片區,就是這個區域的負責人掌握整個產品的上市銷售。但這個模式的問題在于放到全國未必達到最好的效果。”胡柏山表示,因此NEX 3是vivo歷史上所有產品中上市渠道最窄的一款,根據價格定義,僅在全國相對高階的門店布局,“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模式,能夠讓真正有銷售高價機能力的零售商把這款手機賣起來。如果把渠道拓寬,可能會造成部分零售商的效率低下,進而導致一些不理性做法。我們要把整個渠道合理化,這是回到銷售本質的理解。”

  當前是手機產業技術轉換的關鍵節點,但與以往不同的是,中國廠商在基礎設施和生態構建等方面的推進讓一切難有“前車”可鑒。頭部廠商如今的動作只是一個開端,這也將給市場帶來更多精彩。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经典千炮捕鱼达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