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聯網 > 正文

騰訊、螞蟻旗下征信先后變更法代 數據整合面臨挑戰

時間:2019-09-27 08:10:10 來源:第一財經 評論:0 點擊:0
  騰訊、螞蟻旗下征信先后變更法代 數據整合之路并不坦蕩

  [ 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和騰訊征信有限公司均持有百行征信有限公司8%的股份。 ]

  近日,騰訊、螞蟻金服旗下征信公司先后變更法定代表人,引發市場關注。

  天眼查數據顯示,芝麻信用運營主體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發生法定代表人變更,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退出,新的法定代表人為渠瑜。

  就在此前不久,馬化騰宣布卸任騰訊征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騰訊分管金融科技業務的副總裁林海峰擔任新的法定代表人。

  與之相關的消息是,螞蟻金服和騰訊拒向百行征信提供客戶信貸信息。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和騰訊征信有限公司均持有百行征信有限公司8%的股份。

  市場人士分析認為,兩巨頭先后更換法定代表人有些過于巧合;而拒向百行征信提供數據也體現了騰訊、螞蟻金服與百行征信之間的利益博弈。

  針對上述問題,記者從兩家機構處了解到,本次法定代表人變更是公司正常的治理結構優化。但對于拒絕向百行征信提供信息,雙方均未做出回應。

  個人征信博弈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螞蟻金服和騰訊拒絕向百行征信提供客戶信貸信息。在除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之外的8家股東中,僅3家同意將數據接入百行征信。

  第一財經分別向騰訊和螞蟻金服求證,雙方均未做出回應。但第一財經記者從業內人士處獲悉,目前除了螞蟻金服方面,其余幾家股東均與百行征信簽訂了合作協議。

  百行征信有關負責人表示,百行征信與各股東方保持良好的合作關系。作為市場化機構,百行征信與外部機構(包括股東單位)合作始終堅持市場化主體間平等、互惠、互利的原則。

  “目前媒體上報道的騰訊、阿里拒絕向百行征信提供客戶信貸信息是一種正常的市場行為,目前也僅僅在交流階段,未來向百行征信報送數據也是大有可能的。這些從事基于大科技信貸的新興機構,提供數據會有一些成本,涉及信息共享又擔心商業信息是否會被泄露,例如接入后,騰訊、阿里的很多客戶信息會給許多小貸公司共享,這對二者來說都會有所顧慮。”北京大學金融智能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劉新海對第一財經表示。

  2018年2月,百行征信獲得了目前國內唯一一塊個人征信牌照,牌照有效期為3年。百行征信的股東分別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騰訊征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鵬元征信有限公司、中誠信征信有限公司、考拉征信有限公司、中智誠征信有限公司和北京華道征信有限公司。其中,互金協會持股36%,其余8家個人征信機構等分別占據8%股份。

  百行征信成立后,上述8家市場機構不再直接從事個人征信業務,而是通過百行征信實現信息共享,共同參與個人征信市場。不過,記者了解到,由于百行征信與8家機構股東都屬平等的市場主體,并不強制要求8家股東提供數據,是否對接數據屬于市場主體的自愿行為。

  劉新海認為,從目前來看,百行征信的商業思路還在探索階段,百行征信怎么提供更好的服務,讓服務被市場接受,并不簡單。

  百行面臨技術、業務雙挑戰

  目前來看,百行征信面臨著一些成長過程中的挑戰。

  “百行征信面臨的個人征信挑戰應該說是全球個人征信機構最大的一個挑戰,國內消費金融近年來發展迅猛、業務復雜、變化快,即使從全球看也是如此,同時個人信息監管趨嚴,如何提供與其匹配的征信服務都需要學習和創新,按照(國內)傳統的做法是行不通的。如果按照市場化機制運作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劉新海稱。

  以存量數據為例,信息報送必須獲得信息主體的授權,但由于每家公司的狀況不同,因此信息報送上存在一定障礙。比如,報送路徑是:借款人在阿里小貸有過借貸行為,授權后報送給征信公司。但由于百行征信成立時間較短,因此存量客戶必須重新授權,“存量是一步一步來的,要先把增量的報送。”一位征信業內人士這樣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記者還了解到,此前百行征信與幾家機構在除信貸數據外的其他數據對接時也有過探討,但由于數據來源、維度不同,標準不一,因此如何整合還有待商榷。

  “芝麻信用與騰訊的信用分都不能嚴格稱為征信分,只能說是消費歷史形成的,但征信分是信貸歷史形成的,因此你很難說購物越多信用越好,消費少信用就相對較差。”上述征信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

  百行征信方面稱,在與阿里和騰訊等互聯網企業的合作上,百行征信圍繞市場需求,正在與它們就借款人增量信用信息共享進行溝通,并就部分產品合作進行了深度交流,已初步確定了產品形態,為百行征信進一步增加產品種類、提高服務水平做好了前期準備工作。

  據了解,截至2019年8月末,在產品開發上,百行征信已向市場推出個人信用報告、特別關注名單、信息核驗平臺等3款個人征信產品,另有3款產品將于今年年內陸續推出,還有10余款產品正在設計開發中,已初步具備了市場服務能力。

  作為央行征信的一個有效補充,百行征信的個人信用信息以個人負債信息為主,主要是互聯網消費信貸領域。但是,由于P2P監管趨嚴,很多機構還未開始接入就已退出市場,這也引發了“百行征信已錯過個人征信市場化的時間窗口”的觀點。

  在市場看來,當初8家試點個人征信牌照失敗,均入股百行8%股份,是一種妥協的行為,但如今“一刀切”的股權結構矛盾開始逐漸暴露。

  “此前8家機構股東本身都各有各的問題,與監管的期望的要求還有差距,因此某種程度做了妥協處理,成立百行征信,都給了8%的股份。但真正運行后,矛盾開始逐一暴露。8家差距很大,都給了8%的股份不是特別合理的。這是一個折中的產物,而不是一個優化的產物。”一位業內人士稱。

  業內普遍認為,百行征信發展中的挑戰還有來自于技術方面的問題。從技術角度來看,標準不統一是一個難點。比如,小貸機構作為民間機構并不規范,專業化水平較低、與銀行規范程度相比差距較大;從業務角度來看,讓一些問題平臺共享信息,方法是行不通的。

  劉新海認為,百行征信在業務上的一個挑戰是還要面對很多可以稱之為問題平臺的小貸機構(具有商業模式不清晰、合規性比較差、不良率高等特點),這些問題平臺本身怕內部風險的暴露,對于信息共享不是很積極。

  當然,百行征信作為市場化征信機構剛剛成長,還有很多業務空間。劉新海表示,百行征信可以提供基礎征信服務之外其他的很多服務和產品,做央行征信中心沒覆蓋的消費者的數據收集和加工業務。例如國外一些領先征信機構的信用評分都有上百個,能提供多種多樣的信用報告、風險預警產品,以及面向消費者的征信服務等,這些機構每年都會開發數十種新的征信產品。

  “歐美的征信機構也是經歷很多年的運營才發展成熟,這其中也包括和信貸機構的博弈,消費者的大量申訴、媒體的抨擊等。因此社會各界需要對成立不到兩年、面臨很多新挑戰的百行征信有足夠的耐心。”劉新海表示。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经典千炮捕鱼达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