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常識技巧 > 正文
分享到:

人民日報:反詐騙警察這樣與騙子過招

時間:2017-11-17 13:31:17 來源:新浪綜合 評論:0 點擊:0
公安部今年8月份公布的近期高發的十類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手段,提醒防范詐騙須做到“四要四不要”。   人民視覺  公安部今年8月份公布的近期高發的十類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手段,提醒防范詐騙須做到“四要四不要”。   人民視覺
公安部今年8月份公布的近期高發的十類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手段,提醒防范詐騙須做到“四要四不要”。   人民視覺  公安部今年8月份公布的近期高發的十類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手段,提醒防范詐騙須做到“四要四不要”。   人民視覺

  “紀本章”栽了!

  栽于11月14日10時許,栽在重慶、廣州、漳州、洛陽。彼時,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在四地同時收網:11個窩點,167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網。

  “紀本章”何許人?對外,他號稱“紅墻國醫”醫療機構教授;事實上,他不是一個人,更不是什么醫學權威,而是這起電信網絡詐騙窩案的虛擬代言人。實際身份多為無業青年的“紀教授們”,虛構療效,誆騙上千人購買保健品。

  幾個月時間,從一名重慶市民報案被騙1.3萬元,到涉案金額過千萬元的犯罪團伙浮出水面,“3·16”系列網絡購物詐騙專案再次取得戰果。這起公安部掛牌督辦的案件,是當下高發的電信網絡詐騙新型犯罪的一個縮影:團伙分工,覆蓋多地,受害人數多,涉案金額巨大。

  從“猜猜我是誰”到“我是公檢法”,從偽基站到釣魚網站,從冒充服務商到五花八門的購物辦卡……近年來,電信網絡詐騙花樣不斷翻新,令人防不勝防。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2016年1月,重慶市公安局成立反詐騙中心,聯合電信運營商、銀行、互聯網企業等單位,量身打造了一系列貼近實戰的反制工具和聯動機制,提前預警干預,及時止付凍結資金,反守為攻。今年1月至10月,破案近3萬起,位列全國第二。

  “案子從一個挖成一串,犯罪嫌疑人從一個鎖定一伙,對類案上下游犯罪全鏈條打擊!”一張打擊電信網絡詐騙黑色產業鏈的反詐天網已經張開。

  以“話術+劇本”設局

  相識半月從未謀面,3天被“男友”騙走151萬元

  白皙的皮膚,大大的眼睛,精心打理的梨花頭,一直在重慶主城區做生意的張小瓊給人的第一印象:精明。可僅僅3天時間,她卻被相識才半月的“男友”騙走151萬元。

  “我們是在某婚戀網認識的,照片中的‘男友’高大帥氣,在香港一家IT公司上班。”為了驗證身份,離異的張小瓊發了幾張香港的街景照片,對方都是秒回正確位置。

  盡管從未謀面,但半個月的噓寒問暖,讓張小瓊相信了“男友”,感情迅速升溫。幾天后,“男友”告訴張小瓊:某網站有個漏洞,可以通過電腦技術修改賠率,讓客戶盈利投注額的20%。她信了。

  如果時光可以倒回,張小瓊愿意將時間停止在2017年9月12日。那一天,她登錄“男友”提供的某網站下注,打款9900元,當天連本帶利提現1.2萬元。第二天下注15萬元,提現18萬元。兩次順利提現,張小瓊心里的石頭落了地,她決定增加投入。隨后3天,嘗到甜頭的她分別打進28萬元、120萬元和3萬元。

  這時,事情變了。先是網站無法登錄,接著“男友”失聯:發信息一直不回,撥打電話關機,QQ頭像變黑。151萬元里,80萬元是她借的。

  被騙了!張小瓊驚覺后報案,這個打著婚介交友旗號詐騙的團伙很快被重慶警方端掉。

  看似并不高明的騙術,為何屢屢得逞?

  詐騙團伙制定專門作案手法,步步精準實施。除了統一包裝的高大帥氣的“男友”照片、專人設計的釣魚網站、最初放餌釣魚的返利現金,還有供聊天復制粘貼的“話術+劇本”。張小瓊的“男友”,被設計為身高180厘米、在香港從事IT工作。事實上,犯罪嫌疑人因詐騙被判刑出獄不久,只有小學文化。一步步將張小瓊引入局中的,正是一整套的“話術+劇本”。

  聊天往往是第一步。騙子在社交平臺上廣撒網加好友。加為好友后,他們并不急于實施詐騙,而是和受害人聊天,增進感情,待鋪墊到一定程度后再實施詐騙。

  “話術+劇本”,或關心,或吹噓,或挑逗,或利誘,每種套路都有幾十句甚至上百句現成臺詞,復制粘貼就能一鍵發送。場景設計、聊天內容都有詳細標注,受害人可能提到的問題,都有應對方案。憑借這些話術,很多僅有小學文化的嫌疑人,將不同文化程度的受害人騙得團團轉。

  不同類型的電信網絡詐騙案,有各自的專屬“話術+劇本”。

  銷售保健品的,根據賣的是化糖養胰藥,還是羊奶粉,再或小球藻,列出各自專業術語,再在每句臺詞結尾標注情緒、語氣,如何贊美客戶、關愛客戶、夸大病情恐嚇客戶。

  辦理消費卡誘導購物詐騙的,話術重點是誘導比銀行信用卡審核便捷,還款輕松無壓力,額度大。

  實施考試詐騙的,會給考生提供全套申請表、保密協議甚至過關的“武功秘籍”,讓考生相信整個改分過程是安全的。

  與傳統詐騙犯罪相比,電信網絡詐騙空間跨度和欺騙性更大、手段不斷翻新、組織化色彩明顯。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負責人康飛說,嫌疑人針對受害人心理特點精準設局,一部分利用心理恐嚇,一部分抓住人們貪圖小利的心理,所以屢屢得手。

  投資、中獎類詐騙,利用的是貪利心理;冒充公檢法詐騙,利用的是人驚慌失措的心理;銷售保健品類詐騙,主要針對老年病患群體,冒充知名機構專家利用微信或電話進行“關愛式”問診,獲取信任虛構病情恐嚇受害人,再將廉價藥品冒充特效藥推銷;辦理消費卡類詐騙,則瞄準有資金需求的人群,設置各種名目騙財,再設置層層障礙,迫使受害人放棄貸款和購物……

  用“黃金5分鐘”止付

  “錢只要還在銀行卡里,警方就有機會”

  比騙子更快一步攔截受害人的錢!接到電信網絡詐騙報警后的5分鐘,往往是實現緊急止付和快速凍結的最佳時間,被稱為“黃金5分鐘”。

  11月7日14點11分,急促的警笛聲響起,110轉警到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重慶市民羅某報警稱上午10點31分被騙近8000元;

  11分45秒,反詐系統生成《應急處置情況說明》;

  13分0秒,信息錄入“止付凍結系統”,同步將《協助緊急止付/查詢/解除止付銀行賬戶通知書》遞交銀行;

  13分45秒,“止付凍結系統”錄入信息完畢,銀行完成系統錄入和資金流查詢;

  14分0秒,銀行工作人員開始對涉案銀行卡進行止付凍結;

  15分40秒,完成止付凍結操作。

  “用時4分40秒,卡內余額7996元。”看到止付結果,負責應急處置的民警張永文松了口氣。

  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上演,高峰期每天多達百余起,逐漸下降到現在平均每天30多起。“這個金額不大,處置起來相對簡單,如果遇到大警情,金額大,涉案銀行多,你可以看到中心的工作人員到處跑,忙著打電話對賬號。”張永文說。

  最初,警方查詢需要跑銀行,跑運營商,走手續都需要一周,遇到外地的銀行卡,還要派人去出差。一圈折騰下來,犯罪分子早就轉移了資金。

  如今,3家基礎運營商、10家全國性商業銀行、銀聯重慶分公司、易極付公司專人專線入駐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合署辦公。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還與在本地有分支機構的78家商業銀行、36家第三方支付機構和12家虛擬運營商建立了聯絡員制度。

  “錢只要還在銀行卡里,警方就有機會。”讓張永文自豪的是,重慶南岸一家公司遭遇郵件詐騙,犯罪分子冒充公司客戶騙走了100萬美元。狡猾的犯罪分子通過海外分行和一些外資銀行轉移資金,警方和銀行經過多方協調,最終成功將資金攔截下來。

  錢能不能拿回來?這是受害人最關心的問題。事實上,盡管有止付這樣的快速處置機制,追回錢的過程還是比想象中要漫長和艱難。

  以前嫌疑人多采用銀行卡對銀行卡轉移贓款,大額贓款到手后需要數天連續取款才能將贓款全部提現。后來發展為一級卡向二級卡轉賬,再全部提現。

  根據對張小瓊實施詐騙的犯罪嫌疑人交代,有專人負責取現,可以獲得贓款10%的報酬。“這實際上就是專門進行贓款轉移或者套現的專業團隊,為了躲避公安機關的攔截,他們會通過網銀多次分轉若干級不同的銀行卡,擾亂警方的偵查視線,并雇用專人在多地甚至境外同時取現。”張永文說。

  去年1月成立以來,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成功止付7375起,止付涉案資金1.3億元,凍結涉案資金3.1億元。

  反制,既打又防

  “我們只有反復告訴受騙人,你可以不信我,但一定不要相信對方”

  減少發案率,要打還要防。除了事后追查,有沒有辦法事前預警、事中干預?能不能反守為攻,提前勸阻和提醒受害人?

  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技術反制組民警張明波說,針對當前電信網絡詐騙偵查工作中的實際困難,反詐騙中心聯合高科技和互聯網企業量身打造了貼近實戰的反制工具,通過系統發現異常,再由專人對潛在受害人進行預警勸阻。同時,對銀行卡臨時止付,并對嫌疑人虛擬身份落地查人。

  “我們會非常仔細地給對方解釋和分析。”張明波解釋說,很多受騙人對騙子深信不疑,甚至懷疑打來電話的民警是騙子,“我們只有反復告訴受騙人,你可以不信我,但一定不要相信對方。”

  目前,這個系統累計預警1萬余人次,阻止匯款3330萬余元,幫助警方破獲案件2100起、抓獲嫌疑人226名。系統運行以來,釣魚網站案發數已由過去的每天幾百起,降至每天幾起。類似這樣的反制系統,在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還有不少。

  異常網絡電話也是警方反制的重要對象。簡單來說,用網絡電話連續群撥,通話的另一方就可能收到警方的來電提醒。

  今年8月15日,來自重慶合川的教師張軍就險些中招。醫保局、法院、公安、銀行……騙子先后冒充多個角色,步步設套,告知張軍因涉嫌詐騙、洗錢等罪名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15萬元。看到蓋有紅章的判決書上所有信息都是自己的,這位淳樸的鄉村教師頭腦一片空白。

  為洗清自己的嫌疑,張軍聽從對方的指示,把家里所有的銀行存單拿到銀行提款,再統一轉至所謂的“安全賬戶”。系統發現有異常后立即發出警報,中心民警隨即給張軍打電話,但手機一直占線。

  “極有可能是電信詐騙。”民警爭分奪秒,通過學校找到了他家人的電話。當家人和民警趕到銀行時,張軍還在與騙子通話,手上的13張存單提款申請已填寫至第十張。家人奪過手機質問對方,電話立刻被掛斷。

  得知遭遇電信詐騙,張軍驚恐萬分。他感嘆,幸虧用的是存單,提取花費了較長的時間,警方來得及時,否則大半輩子攢下的16萬元存款就被騙了。

  全鏈條打擊

  “順藤摸瓜一鍋端”,從1500元小案牽出3000萬元大案

  在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二樓的電子屏上,一組數據讓人費解:今年1月至10月,重慶市電信詐騙案件破案數幾乎是立案數的兩倍。

  破案數幾乎是立案數的兩倍,是不是說電信詐騙案很好破?“當然不是!”康飛解釋,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一個受害人的線索往往能破掉一串案件。

  重慶云陽的李兵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會和電信詐騙案聯系在一起。去年底,拿到執業藥師考試成績后,李兵又一次長嘆:每次考試都只差一科合格,很是抓狂。

  就在這時,李兵手機上收到一條陌生短信,稱可幫忙修改未通過科目的成績。李兵通過QQ與對方取得了聯系。一番討價還價,他用手機銀行給對方轉了1500元錢。沒想到,當晚他的“美夢”就破滅了。

  李兵通過QQ與對方聯系,卻發現已被拉黑。“不會是騙子吧?”他趕緊打電話。面對質疑,對方倒也直白:“就是騙你的。”

  天一亮,徹夜未眠的李兵走進了派出所的大門。

  由于轉賬是銀行卡對銀行卡,警方很快就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線索。“抓這個犯罪嫌疑人,一點都不難。”主辦這個案子的民警張忠路表示,小案好打,難就難在如何“順藤摸瓜一鍋端”。

  為摸到“瓜”,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和云陽警方聯合成立專案組,全面追查線索。數月后,一個涉及多省市、10余個窩點的犯罪團伙框架現形。隨著今年6月最后一批嫌疑人落網,專案組共搗毀犯罪窩點15個,抓獲嫌疑人72名。經查證,該團伙共詐騙全國各類考生4000余人,涉案金額超過3000萬元。

  “要在過去,這樣的案子很可能會被當作個案處理。”從1500元的小案牽出3000萬元的大案,得益于對各類信息資源的整合,警方已由過去的打擊單個罪犯,升級為對全鏈條的毀滅性打擊。

  針對詐騙團伙利用多個第三方支付平臺轉移贓款這一難題,重慶市公安局反詐騙中心與36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建立聯絡員制度,并與阿里巴巴騰訊等20多家互聯網科技企業建立合作關系,推動案件高效偵破。

  資金轉移方式的轉變,只是騙術不斷“升級”中的一環。在警方的嚴打“倒逼”下,電信詐騙團隊的產業化特征也越來越明顯。

  早期的電信網絡詐騙,詐騙團伙主要以親友、家族、同鄉等為紐帶,相互之間熟悉且具備一定的信任。如今,整個犯罪過程被分割成多個相對獨立的環節,有的辦理、買賣銀行卡;有的收集、提供各類公民信息;有的專門制作虛假網站、木馬病毒,提供技術服務……整個黑色產業鏈相互依存,各個環節的嫌疑人之間通常互不認識。一旦案發,立刻切斷聯系,給警方打擊全鏈條犯罪設置了諸多障礙。

  2016年底,重慶破獲一起特大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引發不小震動。

  案發時,犯罪分子已形成了由信息購買人、信息中介、信息源頭構成的黑色產業化利益鏈。其中一部分信息購買人購買信息后,將其用于電信網絡詐騙新型犯罪。

  “信息化時代,個人信息泄露正是絕大多數詐騙分子騙術得逞的重要前提。”康飛認為,堵住個人信息泄露的源頭,除了警方的有力打擊外,還需要發動社會各界力量,堵住個人信息泄露的制度和監管漏洞。

  多方聯手合作,打破信息孤島,形成事前發現、事中干預和事后打擊的機制,互聯網企業巨頭也紛紛加入。

  騰訊安全管理部副總監周正表示:“騰訊側重于發揮大數據技術以及海量用戶的優勢,研發出反詐騙預警模型。發現用戶賬號存在異常行為時,會進一步分析預警,并對接公安部門,互通信息,對相關行為進行深入研判。”

  去年7月,螞蟻神盾局正式推出面向公眾的“反欺詐網絡風險預警智庫”。螞蟻金服安全管理部總監鄭良西透露,通過日常風險監控模型對電信詐騙進行持續監控,精準鎖定最新詐騙手法、區域、高危人群等,不僅可對詐騙嫌疑人作進一步監控及攔截,還能對正在與嫌疑人進行交易的支付寶用戶發出彈窗實時提醒或直接停止支付。

  一年多來,該預警智庫已定向發送風險預警62個,累計覆蓋人群1億人次。

  (文中受害人均為化名)

  (曹陽、劉政寧、郝軍志對本文亦有貢獻)

  《 人民日報 》( 2017年11月17日 16 版)

经典千炮捕鱼达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