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移動互聯網 > 正文
分享到:

手機地圖采集員:能走車的路都要跑一遍 年薪沒有百萬

時間:2018-01-04 10:23:05 來源:揚子晚報 評論:0 點擊:0
車輛采集。 本文圖片由 采集員提供車輛采集。 本文圖片由 采集員提供

  近日,一篇題為《拿百萬年薪,1年350天在外,地圖采集員的工作,你羨慕嗎?》的文章火了,很多人看了之后才知道,我們幾乎天天都要用的手機地圖,背后竟然還有這么多人在付出。紫牛新聞記者深度采訪了地圖數據采集團隊,揭示我們生活中難以離開,但從未謀面的陌生人的苦與樂。 

  年薪百萬?

  網上這樣傳自己的收入,采集員很吃驚

  最近使用百度地圖,可以發現帶全景的道路越來越多了,查詢的地方是什么樣子,點一下全景就能看到。這些數據,都是地圖采集員在背后默默采集到的。

  采集員“拿百萬年薪,1年工作350天”的報道出來后,在微博上刷了屏。

  真的是這樣的嗎?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與百度地圖數據采集品牌大使于澄取得聯系,首先問的就是采集員“年薪百萬”的傳說。

  于澄說,那個報道不確切,“年薪百萬”是百度地圖市場部做活動招募首席采集師時,給出的年薪標準。

  “因為我們最近搞了一個采集訓練營的活動,對這個職業有些推廣。之前的媒體可能沒搞清楚情況,把招募首席采集師的待遇當成了普通采集員的,炒作成了‘年薪百萬’。那天我們看到新聞的時候也很吃驚。”

  車輛采集團隊成員李根來自北京,是個很精神的小伙子,他從臺州轉場唐山時路過南京,紫牛新聞記者見到了他。談到“年薪百萬”的報道,李根說:“這個報道確實挺火的,最近一直有好多人在問我,而且就在我正常采集的時候,也有很多人會過來問,經常會有很多人拍我的采集車。”

采集員頭戴設備工作時的樣子。采集員頭戴設備工作時的樣子。

  工作要求

  能吃苦,態度認真仔細,會開手動擋車

  李根之前學的是計算機,大學畢業后起初到一家國企工作,后來去中國農業科學院做認知計算的大數據處理。編程的工作比較枯燥,他想釋放一下自己,正好遇到百度地圖在招聘,就當起了采集員。

  與李根相比,步行數據采集負責人孫建跨界比較大。他在大學里的專業是產品質量監督檢測,學的方向是糧油。不過孫建已經是8年半的元老級采集員了,大學畢業就做這個工作。

  想當地圖采集員,關鍵是要能吃苦,因為要長期在戶外作業。還要認真、仔細,因為采集到的數據都是第一手資料,如果態度不認真,對地圖的質量會有很大影響。

  由于工作性質的限制,百度地圖數據采集團隊中除了形象大使于澄,其余都是爺們,而且很年輕。

  于澄說,“由于有這些要求,目前百度地圖采集員的平均年齡在30歲以內,年齡比較大的話,家庭和身體可能都不允許。不過年齡不是最重要的,主要還是看一個人的價值觀和工作方向。”

  現在百度招采集員最多的還是車采,因為車采工作量最大,工作范圍最廣。做車采有一個要求,就是必須會開手動擋汽車。于澄解釋說,因為車隊里的手動擋車比較多,又不能讓采集員隨意挑車,所以有這個要求。

  李根說,車輛采集工作量比較大,一臺汽車使用兩三年可能就要報廢,所以車隊沒必要用太好的車,手動擋就成了最佳選擇。

  怎樣采集

  地毯式推進,能走汽車的路都要跑

  “地圖采集涉及的內容非常多,比如道路的路型,還有新修道路,都要去實際跑一遍才知道什么樣子。”于澄說。

  現在使用車輛采集數據比較多,大約占總工作量的70%。步行采集主要是去一些車到不了的地方,比如說景區里面的道路、景點和全景等。

  還有一些工作也無法靠開車來做,比如“基礎地物”,就是指每一棟建筑的門牌號、位置、外形和內部情況的采集。現在一些大型商場,打開百度地圖可以看到每一層每家店面的位置,這些都要靠采集員去做。

  不少人在使用手機地圖時,都有過上傳數據的經歷。于澄說,普通用戶上傳的數據對地圖有幫助,不過商戶自己主動更新信息點數據更多,因為他們更新頻率比較快,而且自己了解情況,有時候比采集員迅速。不過這樣的數據主要集中在城市繁華區,在整個采集里面占的比重并不是太高,絕大部分不太熱鬧的地方,還是得依靠采集員。

  地圖數據采集不是隨便跑一趟就行,而是全覆蓋,地毯式推進,只要是能走汽車的路,每一條都要跑。另外,全國各地的道路也在不斷變化,每個省的數據采集過后,大概過一兩年還要復采一遍。在工作時,采集員基本上都是以小隊為組織,一個小隊會有三個基地,每個基地大概20多個車隊,每個車隊大概有10多個人。

  于澄說:“采集員一段時間會在一個地方作業,做完之后再轉移到下一個地方。他們沒有節假日,休息的時候就是下雨天,平時都不用租房子。一年350天在外面是真的,根本不回家。”

  各種意外

  一天徒步30公里

  經常遇到狗追猴抓車拋錨

  車輛采集的設備都在車上,以前需要一個駕駛員和一個設備操作員,現在由于采用AI自動化處理,一個人就可以把整個采集工作做好,包括駕駛和設備的操作。

  對于車輛采集員每天的工作量沒有具體要求,但不能太少,差不多早上8點半出發,一直工作到光線不允許采集時收工。

  李根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我們法定節日都有,加班會有績效。總之主要看天氣,天氣不太好的時候可能就要休息。雙休日如果天氣比較好,還是要出去作業的。因為一個月里也不一定都是好天氣,周末如果還休息的話,工作量上不去。”

  比起車輛采集員,步采更辛苦一些,他們進行全景采集時,身上要背將近30斤重的設備。因為設備沉重,會安排兩個人輪換作業。

  孫建說,步采平均每天要走30公里以上,春夏的時候白天時間比較長,平均要工作9個多小時,最長達到13個小時。如果景區里有觀光車,可以蹭車偷一下懶,但大部分時間都得靠兩條腿走,所以“步采們”在微信朋友圈的步數排名,每天都是位居前列。

  采集員們常年在外面跑,很多地方甚至人跡罕至,經常遇到意外情況。

  于澄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車采都是一個人開一輛車作業,工作區域可能有一個縣那么大,經常遇到車輛拋錨的情況。有個采集員的車陷住了,找不到東西,他就把鞋子墊在車輪下,結果車沒開出來,鞋子也找不到了。后來他打電話給同隊的弟兄,讓他們從其它地方趕過來,才把車拉出來。

  步采做景區采集時,經常要進大山,有時候一天時間不可能做完,晚上就隨便找個地方住下來,第二天再繼續干活。

  不過步采更“慘”的是遇到狗追猴撓。孫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的兄弟“基本月月都有摔傷、劃傷的,還有被蜜蜂蜇、被狗追、被猴子抓……嗯,今年就有2起被抓傷。猴子不僅撓人,還搶設備,搶吃的。”

  “常在景區走,哪能不被猴抓。”孫建調侃說。

  為他們點贊

  “丈量”祖國大好河山

  因為熱愛,所以堅持

  李根說,“我們這個工作性質就是相對自由,沒有太多的硬性要求,可以看到更多一些城市和風土民情啊,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人文。這個工作其實也比較辛苦,第一就是沒有歸屬感,還有就是經常會出現一些意外情況。”

  不過,現在需要用到地圖數據的項目越來越多,比如現在各個高科技公司競相發展的自動駕駛技術,就離不開這方面的支持,地圖采集員的職業發展空間還是很大的。

  現在李根還是一個快樂的單身漢,長期在外面工作,對于找女朋友有一些影響。不過他現在已經有了這個想法,可能今年就要找個女朋友成家。

  孫建說,采集員們常年在外,除了假期,難得回家照顧親人,結婚有孩子的都是天天晚上和家人視頻連線,借助網絡彌補一下距離的缺憾。

  他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這些人都是對地圖,對地理相當熱愛的一批人,就想用腳丈量祖國大好河山,沒有點興趣是堅持不下去的。”

经典千炮捕鱼达人2